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当前位置
法治在线]双剑合璧 反腐扬威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9-08-18 02:52    浏览次数:
  

  他叫罗耀星,现年39岁,是广东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所原所长。在这个人们眼中的“清水衙门”中,罗耀星这个不嗜张扬张扬的科级官员,却成为了2006年治理商业贿赂风暴中落网的大案主角。

  这里是办理罗耀星案的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检察院,因为查处过广东省高校和教育系统系列贿赂案件、广州医药集团受贿等多起窝案串案,成为百姓口中的一柄反贪利剑,也常常能收到各种举报线月,一封匿名举报信就送到了这里。短短一段检举文字,却给检察官们出了个大难题。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副局长 陈德:我们接到这个线索也特别的简单。只提到一个疾控中心规划所的一个所长,有涉嫌受贿的行为。大家也没这个接触过疾控中心这样的行业,从来没有查过这样的案件。

  对于办案人员来说,这是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的行业,他们利用各种资源展开了对专业问题的攻关,通过搜集疾控中心的工作范围、相关制度、操作流程等资料,他们获得了重要信息。原来,从2000年起,广东省为了严格把关,保证疫苗质量,将用于预防传染病的菌苗、疫苗等生物制品统一交由省疾控中心订购,再逐级向下供应或分发。而采购疫苗的数量、价格、厂家则由广东省预防性生物制品管理委员会集体讨论决定。而罗耀星正是其中的委员和疾控中心免疫规划所所长,这也就意味着在很大程度上,罗耀星掌管着全省疫苗的统购统销大权。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侦查员 郭赛元: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销售量是非常大的。一年都有几个亿的这样一个数量。

  就在此时,侦查人员对罗耀星的生活状况的调查也在悄然进行。然而举报信和相关行业调查中所反映的情况却和现实中的摸排结果大相径庭。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侦查员 郭赛元:他的房子是就是按揭的贷款按揭的,总价值也不大;他开的车,也是单位提供的;银行户头上也没有大量的现金。

  从表面上看,罗耀星生活简朴,算得上是个“清官”。难道是举报内容出了问题?但是,疫苗的购销量这么大,办案人员不愿轻言放弃。他们把重点转向罗耀星的亲戚朋友。

  不到一周,果然有了突破。在罗耀星一个近亲的银行帐户上,存款达到了人民币几百万元,与他的收入水平明显不符。办案人员在迂回的调查中逐渐确认,这应该是案件的一个突破口。

  2006年4月25日,办案人员对罗耀星进行传唤,展开面对面的较量。但一开始,罗耀星并不肯开口,案件一度僵持不下。这时,注重细节的问讯人员发现,罗耀星带了一块价值不菲的劳力士手表,于是问话在不看似不经意间转向了这块表的来历。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侦查员 郭赛元:当时他很警觉的跟我说,他说这个表是假的,然后说是在北京开会的时候,一个药商送的。

  此时的罗耀星感觉自己似乎说漏了嘴,想转换话题;但面对认真而执着的办案人员,他不得不说出了实情。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侦查员 郭赛元:我们就进一步的问他,为什么要送你这个表?他提到就是说,因为在疫苗购销过程中,帮助了他。所以他给他这样一个手表,作为感谢。

  承认收表,罗耀星丢掉了第一道防线。办案人员乘胜追击,发现了他公文包里的反映近几个月疫苗供应商供货和结算情况的业务往来单据。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侦查员 郭赛元:这个僵局打破。然后最初五万十万一百万,不断的这个缺口越来越大。

  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到几百万,短短几个小时,罗耀星就供述自己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了疫苗代理销售商的贿赂款总共1000多万元。

  在罗耀星家,办案人员搜查到现金和房产证明价值200万元。而在罗耀星的父母家,他们更是一进门就遇着了意想不到的见面礼——一字排开的三个保险柜。

  郭赛元:当时我们就办案人员就比较的兴奋,就觉得平常人家的话,放一个保险柜就了不得了,但是他家里面,父母退休了,三个保险柜。而且三个保险柜比较大,那当时我们就搜查证同时将三个保险柜扣押。

  但是,当保险柜被依次打开时,办案人员却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了。因为每一个柜子里都空空如也。但他们马上意识到,赃款很可能在搜查前刚刚被转移,保险柜是来不及运走而留下的。而且,能进入罗耀星父母家并取走赃款的,一定是他们认识的人。

  怎么找到这个人呢?他们决定敲山震虎,要让最可能知情的罗耀星的近亲感受到法律的威慑作用。很快,320万元现金和200多万元的存折就被罗耀星的亲戚交到了检察院。

  但是,加上这些,搜赃的结果也只有七百多万,这离一千多万元的数额还相差很远。眼见着不能隐瞒,罗耀星只能说出还有大量现金,存放在一间出租屋内。

  这是一户并不起眼的民宅,屋内的摆设明显可以看出平时没有人住。办案人员仔细的查看每一个角落,终于在主卧的床垫下发现了乾坤。

  堆放整齐的塑料袋内,是一扎扎捆好的现金,每扎20万元人民币,总共60多扎,共计1200多万元。

  数额如此巨大的赃款,是谁向罗耀星行贿,有没有人和他一起受贿呢?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查清案情,避免走漏风声。一贯敢于尝新的海珠检察院这次又有创举。

  广州市海珠区人民检察院反贪污贿赂局副局长 陈德:我们大胆的采用一个招投标的机制。也就是说,我们要侦查人员,自由的找搭档,认为跟谁搭档,能够发挥最好的效果。这一种新的尝试。

  有了新的策略,办案人员一鼓作气、以快致胜,在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里,就挖出了与他协同作案的7名工作人员,并将三名行贿人一一擒获。

  亡羊补牢,犹为谓晚,罗耀星案发生后,检察机关针对行业管理中暴露出的问题,专门发出了检察建议。

  *专访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王振川1、记者:2006年广州海珠区检察院查处了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工作人员罗耀星的案件,那么可以说这个案件是触及老百姓非常关心的原因就是医药。有的人形象地形容说2006年是检察机关在医药领域掀起一场风暴,您怎么评价呢?

  王振川:检察机关积极参加治理商业贿赂的专项活动,我们主要查办商业贿赂的案件。我们查办了中央规定的6个重点行业,比如说,工程建设,土地出让,产权交易、医药购销、政府采购和资源开发,这六个钟点领域一共查办了9千多件。那么在这六个领域里面我们查了六千多件,占到我们查办商业贿赂案件的70%。医疗卫生,这个牵扯到千家万户、亿万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的这个领域,我们光查办案件查办一千七百件。对于教育我们的工作人员呢,正确履行职务,忠于职守,以建立廉洁高效的政府行动系统,还有促进社会诚信体系,都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2、记者:在打击商业贿赂这个专项行动过程当中,应该说我们检察机关毫无疑问处于主力地位,那么这个主力地位,如何体现呢?

  王振川:治理商业贿赂专项行动啊,是中央统一部署的。有中央纪委组织协调,成立了中央治理商业贿赂领导小组。我们各个部门各个单位,都要参与进去。 这个商业贿赂呢,我们去年一年查处案件一共是一万七千件,检察机关干的九千多件。说我们是主力军,也得在各个部门的支持和配合下,才能发挥好这个作用。

  3、在查处过程中,是不是也会遇到很多的阻力,那么在遇到这些阻力的时候,你们怎么样做到一查到底?

  王振川:当然肯定遇到各方面的困难会更多,会遇到很多的阻力,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呢,我们检察机关,也有很多办法,我可以督办,比如什么地方发生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督办,而且挂牌督办,比如领班办,我带头,我力量不够,我领办这个案件,我来领办,你们这个抽掉部分精兵强将来办。第三个呢,比如说,异地交办。回避这些关系,冲破了阻力。

  4、如果说没有行贿者,咱们常讲,一个巴掌拍不响,除了惩治受贿者,加大打击之外,如何对行贿者我们也有针对性的措施呢?

  王振川:我们建立一种行贿犯罪档案查询系统,凡是行贿犯罪的,我们都录入了我们检察机关的这个整个微机系统。假如说我去招标,我就去查询系统,这些参加招标单位,是否形成犯罪,如果形成犯罪,我得给你处罚,我可以排除你,不让你参加。投标,甚至投标中标以后,撤销你投标资格。

  王振川:黑名单制度,对。就是让你呢,就是不敢在这方面呢,这个就是为所欲为,让你望而却步。

  2006年,各级检察机关在向商业贿赂挥起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同时,也向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的渎职犯罪重拳出击。

  从一起已经破获的虚开增值税发票案中,广东省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发现了税务机关工作人员在税务征管过程中涉嫌渎职的犯罪线索。

  这起虚开增值税发票案的主角是一家名叫乐俊的经贸公司。它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购买了近40张总价款达2500多万元,税额达到370多万元的虚假增值税发票。但是,他们很快将这些假发票抵扣税款,申领出真正的增值税发票,并开给下家,从中收取2%的手续费。而在当地公安部门调查之前,这家公司一直安然无恙,这也引起了检察机关的关注。

  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侦查员 江涌:我们发现他这个数开的数额比较大,次数也比较多。但是呢,这个税务人员呢,就一直没有发现。

  检察机关还注意到,乐俊公司的真实投资人不仅仅开办了这一家企业,还先后开了崇桦、琪胜、永福达等三家公司,不过,都采用关一间开一间的方式,而且交替运营,每家公司只经营两三个月。但是,这些公司使用的虚假或虚开增值税发票价税加在一起却高达3亿多元,税款高达5000多万元。

  从一家到四家,应该说,这种手段不是第一次使用了,作为从事税务工作的专业人员,为什么会一直没有发现这些显而易见的疑点呢?

  税务人员究竟有哪些环节缺位、审核不严?要查出疑点,办案人员首先自己得明白症结所在。

  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侦查员 江涌:我们就要了解它的规定,了解他的这个业务的流程,所以呢,这一点对我们来讲,我们以前办的比较少这一块,又都不是专业学税务的,那就有一个学习的过程。这个任务是比较大的,也是我们办案的非常难的一点。

  很快,一沓沓涉税案卷,一本本专业书籍分到了专案组的每一个成员手上。从开增值税发票要具备什么资格、到领购发票的流程,再到各个环节的稽查、审核,办案人员都进行了认真细致的研究。

  掌握了税务知识,办案人员更加感觉其中疑点重重。他们决定到几家公司申报纳税的税务机关去调查一下,不料遇到了涉案嫌疑人众口一词的辩解。

  珠海市人民检察院反渎职侵权局侦查员 江涌:他们就说呢,就是肯定是按当时的规定做的,但是当时的具体规定,由于法律变动也比较大,时间也比较长,我们也记不清了,我们当时也感觉非常难对付的。

  初战未捷,办案人员明显感觉到,嫌疑人们似乎早有防备,并且试图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搪塞。面对这样的挑战,他们另辟蹊径,远赴外地监狱,提审了当年乐俊等公司的老板和工作人员。

  江涌1007目的就只有一个,就是即使他们(涉案税务人员)不交待当时到底是什么情况,那么我们通过这些外围的证据也要把这个情况能够证明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到底做了什么。

  从外围证据查起,从办税材料中的每一个漏洞查起。很快,他们就发现了税务人员一个明显的失职行为。根据规定,开出增值税发票,必须具备临时一般纳税人资格,这就是一道审核关口,必须要到公司进行实地调查。但是,当检察官们找到公司当时的办公地时,却明显发现了问题。

  这里就是公司登记注册的地址,而它显然只是一处普通的居民住宅。而且屋主和附近居民证实,它也从来没有对外出租过。这说明在审批公司为一般纳税人时,相关税务局工作人员罗绍文、石小川、黄益群等人没有履行职责。

  而审核进项发票,也就是用来抵扣进项税款的增值税发票时,办案人员查出了更多的漏洞。

  更何况,这些进项发票本身就是虚假的。税务人员刘志洪、肖树洪、高良成等人本应向开出发票的公司所在地的税务机关进行核实,但最终流于形式。恰恰由于他们的不认真、不负责,乐俊等不法公司和他们的幕后老板屡屡得手。

  江涌:作为这几个公司呢,一般他们的注册资金只有50万,多的也就80万,但是他们到最后开票的时候,都开的每个月都是几百万,几百万经营额都相当大了,这些经营额又往往都是集中在一天都开出去的,并且都是报税前。

  虽然在这家税务分局,也有工作人员发现了“异常”,但是分管领导廖东红、黎卫东却没有重视。因此公司开一家,关一家,又开一家,如此循环,却给国家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

  凭着一查到底的工作态度,珠海市人民检察院终于在这起系列案件中,查处了8名税务机关工作人员,为国家挽回税款损失4800多万元。

  同期:税务机关工作人员 1007 以前就认为呢,自己工作上的失误啊,或者过失啊,仅仅就是会受到党纪,或者政纪的处罚。但现在看来呢,如果给国家造成损失的话,就有可能面临法律的追究责任。

  *访谈1、你像珠海检察院查出的税务机关涉及到侵权犯罪,这方面的案件,可以说这是直接关系到跟这个经济发展休戚相关的职能部门,我们检察机关打击这方面的职务犯罪,是不是也是强调这样的一个重点?

  王振川: 是。应该说从这个05年的7月,到06年的一年,我们到一年半底,我们搞了一个打击破坏社会经济秩序犯罪的专项。因为我们国家呢,发展需要正常的经济秩序。那么我们这一方面,出现一些混乱,这些混乱呢,表面上是一些问题,但是背后往往是由官员的渎职造成的。所以我们的治理重点是治理这方面。

  2、在查办渎职犯罪过程当中,我们涉及到哪些新鲜的领域,取得的成效是什么?

  王振川:经过这一次的专业行动呢,我们把这个渎职犯罪,查处了一批严重的渎职犯罪案件,杜绝了很多的漏洞吧,挽回了很多损失。另一方面呢,是我们渎职的领域,更扩展了。就是渎职犯罪呢,一共包括42类罪名。可以说过去呢我们好多罪名呢,都没有列入其中,或者没有这样的犯罪记录。现在呢,我们40个罪名全部都有犯罪的行为被我们查实。

  3、但是在珠海查办这些案件过程当中啊,我们检察工作人员,有这样的感受。就是有些被查处的国家工作人员,他们自己觉得这个事情似乎是不是够不着犯罪啊,是不是工作当中的疏忽,好像检察机关在查办案件当中经常也会遇到类似的情况?

  王振川:对,这个这是一个非常普遍的问题。不但他本人,犯罪者本人很难认识,而且社会认知度也很低,有一些人说,我没有装腰包,大家说这个是不揣腰包的腐败,你不揣腰包,不等于你不腐败。做作为不作为不行。不该作为,你乱作为也不行。就是说你这个渎职呢,它是刑法上,有严格的界定的。我们查办的案件的目的也是为了减少犯罪。

  王振川:在 07年,重点打击那种危害司法公正,和破坏资源,破坏这个生态环境。破坏资源。是土地,包括土地资源吧,是这一类的渎职犯罪。特别是关于关乎到人民群众切身利益的。比如说,房屋拆迁啊,土地征用啊,房屋拆迁,医药卫生啊等等,这些关系食品药品安全,是一个切身利益的这些问题呢,都是我们的查处重点。

  5、另外我们注意到在2006年我们出台了一些针对性的文件,包括出台了一些相关的规章。那么这些措施,对于我们今后在查办这个职务犯罪方面,带来什么直接的影响?

  王振川:这个2006年,我们规范的文件挺多,最重要的,社会影响、大家认知度比较高的,大家了解的一个是我们检察机关的和国家安监总局还有监察部,共同形成一个文件就是检察机关介入重大事故责任事故调查。这样一个文件,就加强协调配合,同期接入调查,这个也是国家非常重视的。那么,还有一个呢,的就是关于渎职侵权立案标准。过去呢,由于种种原因呢,我们的贪污贿赂这个罪名比较重视,而且查的比较严厉。这几年,我们加大了渎职侵权类罪名的查出,所以这样一来,两把利剑同时出动,攥紧一个拳头形成合力,这样打击就更有力了。

  从群众最关注的案件办起,从最贴近百姓的地方查起,2006年,检察机关的工作不仅显成效,而且得民心。而从一个个务实的办案细节,从一部部很具体的规章制度,我们也能感受到,2007年,这支肩负着法律监督职责的队伍会走得更坚定,走得更远。

脚注信息
Copyright 2017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