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当前位置
法治在线周末]黑帮葬上的枪声[视频]
作者:admin    发布于:2019-09-04 02:40    浏览次数:
  

  海南新闻网4月9日消息:2004年5月初,成都市公安局接四川省公安厅和川中某监狱通报,关押在川中某监狱的死缓犯人李进剑伙同另一在押犯洪金星越狱脱逃,要求进行协查追捕。一个由刑警、特警和相关警种组成的专案组随即成立。

  李进剑,1974年出生,入狱前就涉黑涉恶,2001年7月在成都市因犯杀人案入狱。

  这起将李进剑送入监狱的杀人案就发生在成都的一家名叫“渔人码头”的酒吧里,负责办理此案的民警对当时的情景依然记得十分清晰。

  成都市公安局金牛分局刑警大队中队长岳松回忆案发细节道:“当晚他们是12点左右到达包间的,总共来了七男两女,主要是吸食,在案发前几分钟,李进剑认为音响效果不好,音响师调整几次后,他们感觉很不满意,就和音响师发生口角。继而他们七男两女,其中有四个人,包括李进剑,对音响师进行殴打。”

  当保安赶来阻止时,李进剑转而持刀向保安猛刺过去,在连续的追杀中,保安身中数刀,当场死亡,前来阻止的酒吧经理也重伤倒地。企图逃走的李进剑没跑多远,就被当场擒获。在对他的审查过程中,民警们发现李进剑的身上存在着许多可疑之处:首先是他的身份,他是巴中县人,只有户口,但从没住过;第二,现场出手狠,可能是惯犯,而且在对于他审查的时候,他对自己的经历都十分隐瞒,我们觉得这里面有蹊跷;第三,围绕同案犯黄仲进行调查,发现黄是内江人,涉黑。成都警方随后和内江公安联合审查,发现李进剑真名叫陈三富。

  就是这个叫陈三富的人,1998年在内江涉嫌用滑膛枪杀死两人。案发后,他逃往西藏,并在随后的几年中改名换姓,四处躲藏。直到2001年7月再次犯案时当场落网。

  2001年底,李进剑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04年3月28日晚,李进剑越狱脱逃。

  成都市公安局刑侦局侦查三处副大队长陆宏:“这个人十分危险,可以这样讲,他就是埋在老百姓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一个表情,一个环境,一个气味不对,就有可能发作。对老百姓危害极大。”

  身负命案的李进剑越狱脱逃,重新回到社会,对老百姓的安全来说无疑是一个潜在的巨大威胁,然而对于这样一个长期混迹社会的惯犯,如何能够寻找到他的踪迹,尽快将他捉拿归案,对警方是一个很大的考验。确定李进剑的逃跑方向是案侦工作首先要打开的突破口,曾经栽倒在成都警方手下的李进剑会不会再度铤而走险,把成都作为他的藏身之地呢?通过一次次的调查走访和案情分析中,民警们开始有了一种共识。

  陆宏分析道:“我们翻阅了很多资料,总的感觉,他主要的社会关系、经济来源都在成都,成都这个地区很特殊,流动人口多,有这种社会关系,可能藏得住,藏得深,这是他聪明的地方,也是他笨的地方。”

  在艰苦的排查过程中,警方发现李进剑自犯案以后,长期在外混迹,几乎与家人断了联系。而他的生活圈子中除了一些内江同乡,还有一个姓邱的成都朋友。

  邱某与李进剑的关系追溯起来有很多年了,他们是在李进剑逃亡拉萨时认识的,之后往来频繁。邱某在一次赌博时被仇家追杀,李进剑为他挡了一枪。在李进剑服刑期间,邱某多次前去探望,并送钱送衣物,最后一次探望就在2004年春节前。

  在对邱某展开调查的同时,民警们继续扩大侦查范围,先后排查了100多人,并在2004年5月和12月将涉嫌接应李进剑越狱的多名嫌疑人员抓获,经查这些人大都是上网通缉逃犯。

  陆宏:“感觉他很阴险,生活在阳光的阴影下,平时根本看不见他,不出门,和主要关系人不直接联系,通过一层、两层关系,他处处在设防。”

  时间在警方与李进剑无形的对峙中一天天过去,李进剑的面目在办案民警的心中也越发清晰,民警们有一种强烈的直觉,只要李进剑一露面,就意味着决战的时刻到了。

  陆宏:“机会是逐渐形成的,感觉有一个事情要发生,必须要出手,不能放过。”

  成都市公安局刑侦局特警大队副大队长宁峰带队捉拿李进剑:“我们现在到成都北郊凤凰山公墓,抓捕犯罪嫌疑人,这个人叫李进剑,身高1.69米。在凤凰山公墓是一大拨人,身上有枪,大家注意辨认,据说他现在带副眼镜,这个人比较凶残,注意安全。”

  今年3月18日上午9点多,在外训练的特警队接到指令,火速赶往凤凰山公墓实施抓捕任务。途中先期到达的侦查员反映,与李进剑关系密切的内江同乡和邱某已先后聚集到凤凰山公墓,为他们的一位朋友下葬,而李进剑极有可能就在其中。

  接近11点,特警队到达公墓附近。这天是周五,扫墓的群众并不很多,特警队员如果大队进入,容易暴露目标。

  成都市公安局刑侦局特警大队副教导员赵敏指挥干警道:“你们买点花和纸钱,这样稳妥点,不容易暴露。”

  就这样,特警队员们分散行动,女特警和男队员们一道,扮作扫墓群众,三三两两接近中心墓区。这时先前已经潜入侦查的民警也悄悄靠拢过来。

  那是一块地处缓坡的墓地,周围地势开阔,墓碑林立,墓间小道交错纵横,如果稍有不慎,嫌疑人员就会警觉,并凭借复杂的地形逃匿或拼死顽抗。

  宁峰感到这拨人员复杂,而且他们抓捕的是穷凶极恶的越狱犯,机会难得,必须一招致敌,以快致快。

  时间已经临近中午,目标周围扫墓的人群开始渐渐散去,整个公墓显得越发宁静,靠前侦查的民警发现,这拨人有不少是开车来的,并且车就停在附近的墓道上。目测过上下两边墓道到达墓地的实际距离后,指挥行动的特警副大队长宁峰果断决定,改变在嫌疑人员上车时抓捕的预定方案,趁他们还在祭扫时实行上下合围。

  当宁峰冲到离中心现场,也就是十五六米的时候,一个穿淡黄夹克的人漫步走出来,宁峰大喊一声:“警察,不许动!”并鸣枪示警。那人加快脚步,向下走去,宁峰大声告诉队员:“就是他,就是他!”

  特警队员小魏在跑动中看见嫌疑人的手揣进兜里,把枪抬起来。小魏用余光看见,自己旁边至少四个战友向他扑过去,距离很近,大概一米左右,小魏心里想一定要在他开枪之前出手。

  特警队员小郭参与了当时的抓捕行动,他回忆道:“我当时扑过去,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死死按住他手,绝对不能让他把枪抬起来。”

  但李进剑竭力把枪往上抬, 特警队员死死地按住枪,不让他抬起来。枪声又一次响起——挣扎中,李进剑扣响了扳机,子弹击穿了自己的左脚踝,又反弹起来擦伤了特警队员。

  特警队员将李进剑就地放倒,并随后从他的身上,缴获了一把五四式手枪和两个装满了子弹的弹夹。

  李进剑的枪伤并没有致命,就在等待120急救车的间隙,仍不甘心束手就擒的李进剑又从地上坐了起来。

  再次被擒的李进剑瘫倒在了墓地上,越狱期间,他曾经无数次设想过和警方遭遇的情景,不是杀人就是自杀,而今天,他必须面对的恰恰是他最不能接受的结局——被警方生擒。

  就在李进剑被擒获的同时,埋伏在现场周围的刑警、特警迅速出击,将其他六名主要的嫌疑人员一一抓获。

  在一名嫌疑人员的身上,民警们还当场查获了制式手枪一支,子弹9发。经查,嫌疑人员中,李建利,系网上通缉逃犯,涉嫌于2002年2月在内江的一个歌城内持刀杀死一人。邱某,涉嫌包庇越狱逃犯李进剑。几名嫌疑人员大多有涉黑背景。

  在一组清点战场的陆宏心情十分舒畅:“高兴啊,如释重负,这么一年了,它时时刻刻都在我们民警心里压着,我们都需要一个释放,到那时终于放开了。”

  近日,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法院对“2004.3.28”川中监狱死缓犯人李进剑、洪金星越狱脱逃引发的民警涉嫌失职案做出一审判决,程某等五名狱警因犯失职致使在押人员脱逃罪,分别被判处六个月到一年有期徒刑,缓刑一年。

  洪金星:男,1975年4月14日出生,福建南安人,福建口音,身高1.68米,椭圆脸,体型中等。2002年1月30日因抢劫、绑架案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2004年3月28日越狱脱逃。

脚注信息
Copyright 2017 尊龙人生就是博旧版 All Rights Reserved